限制使用“堵车经济”还是“堵人经济”

一个“堵车经济”的概念让限制汽车使用找到了理论基础。

最近,北京媒体用大版面报道了“国务院参事建议北京市限制汽车使用”的消息。报道中,专家们的核心意思是,北京已经到了不得不遏制汽车发展的程度,需要采用经济手段来限制使用。 而几乎同时,另有一些专家也抛出了拥堵让中国15座大城市每天经济损失10亿元的研究成果。

限车治堵,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。过去10多年里,几乎每隔一段时间,媒体就会热议一次北京要不要限制私家车数量的问题。所不同的是,前几年,媒体上讨论的限车措施多是行政命令式的,例如小排量车不可以上长安街之类。而如今,专家们则更愿意算经济账,希望用提高停车费之类的使用费用,来解决所谓“堵车经济”的问题。

据说,用经济手段来解决某些社会问题,是国际惯例。专家们所反复举出的例子,伦敦、纽约等国际大都市都要征收进城拥堵费、提高停车费等。言下之意,欧美等国家也是这么做的。但专家们忘记说的是,早在140多年前,没有汽车的时候,伦敦就已经开始修地铁了。

凡事算经济账,似乎没错。但前提是也要考虑一下以人为本的精神账。去年初,车市不好时,有关部门出台政策鼓励私人购车,如今又想办法限制购车,这很让普通老百姓难以是从。

即便真的采用了经济手段,就一定能够治理了堵车吗?我看也未必。

目前,传闻中的限制手段有控制上牌数、提高停车费、征收拥堵费等等。但这很可能会加剧倒卖车牌等寻租行为,造成不同收入人群在利用公共资源上的不平等。

治理拥堵,是个系统工程,涉及了人、车、路等综合因素。用限制手段治理拥堵,治标难治本。

 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限制使用“堵车经济”还是“堵人经济”